歡迎來到上海弘名電子有限公司
 
政策解析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政策解析
LED芯片降價現象的經濟分析——LEDinside
來源:LEDinside作者:發布時間:2017年12月07日

近期LED芯片價格長達兩年的穩定和小幅上漲趨勢宣告結束,發生兩年來第一次降價的事件。據LEDinside了解,三安和華燦銷售的主流芯片均有不同幅度的調整,個別品種降幅甚至高達20%。

降價的主要原因當然是持續一年多的芯片供不應求的外部環境已經發生了改變。對芯片廠商來說,兩年銷售價格不動,成本相對卻有了不少的下降,也具備了降價的內部條件。對下游芯片采購廠商來說,兩年不降價帶來的成本壓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

降價毫無疑問是一個LED芯片供需關系由供不應求轉向供大于求的重要表征,然而這次降價會是不是會演化為LED芯片行業重新開始新一輪的殺價競爭的開始呢?

過度解讀本次降價事件無疑會帶來對未來價格趨勢的錯判,了解降價背后的邏輯則能更清楚的判斷未來的行業價格趨勢。LEDinside分析本次降價背后主要有三個主要的原因:

1. 供需關系由供不應求轉向供大于求
形成LED芯片降價的外部條件

2015年的LED芯片大降價使中國市場的LED芯片市場售價水平遠遠低于國際廠商內部生產的成本,促使2016年以后原本只是逐漸開始洽談的LED芯片代工業務進入加速階段。一時間本土幾大芯片廠收到大量的國際品牌廠商的LED芯片代工訂單。

同時2015年的價格大跌也使得新設備訂購數量降到冰點,以至于16年盡管三安和華燦有儲備產能投放,但是仍不足以應對增量的需求。代工轉移的訂單疊加原本的市場成長使得LED芯片總需求預計有每年20%~40%的以上的成長。

然而從供給的增長來看如果到2017年年底,相對2016年年底便有65%的增幅。因此到2017年底,供需緊張的格局已經發生了根本的改變,LED芯片價格已經不具備持續上升的外部條件。實際上,供需平衡的出現可能更早,三季度市場供需已經恢復平衡,只是廠商的降價反應有一定的滯后性。

2. LED芯片價格有內在的降價趨勢
LED的半導體產業屬性支持定期降價

LED芯片以目前的產業發展階段來看,盡管固定資產投資的絕對規模相比半導體及面板行業要小一個數量級,然而仍然具有高固定成本低邊際成本的特征。具有這樣成本結構特征的產業具有很強的規模效應,長期來看,成本曲線是持續向下的,不存在傳統產業所面臨的規模不經濟的約束。

從LED的價格趨勢的歷史來看,每年都有一定的降價幅度。廠商通過生產規模的擴大獲得的內部規模經濟,以及產業集群化獲得的外部規模經濟,再加上材料及工藝的持續改良足以降低成本,擴張規模,維持營收規模的成長和利潤水平的相對穩定。

LEDinside統計長達6年多的球泡燈價格趨勢,通過對時間序列的回歸會發現,長期來看,替代40W的LED球泡燈均價每個月的跌幅達到1.7%,年化降幅達到18.9%。

而主流的一些照明用的封裝產品的價格,在行業價格跌幅最大的2014年到2016年更是環比每季度下降7.1%~22%。這當然屬于非常極端的降價行情,然而也不要忘了像2016~2017這樣的漲價行情,放在更長的LED產業發展歷史上也是極少出現的特例,大部分時候行業年化降價15~20%是正常的幅度。

2016~2017年的價格上漲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理解為2014~2015的價格急劇下降的報復性反彈。所謂反者道之動,描述這種情形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3. 主導型LED芯片廠商
利潤最大化的經營目標導致降價

經過本輪的芯片廠商大擴產,三大龍頭廠商產能逐步跨過100萬片/月的門檻,相比中小廠商有著更明顯的規模經濟。加上本輪擴產帶來的另一個影響是新增產能的效率比上一代機臺更高,平均成本更低,無力更新設備的廠商逐漸被邊緣化。LEDinside采用產業組織理論中主導企業-邊緣企業結構來描述這樣的市場,通過這個模型來解釋主導企業降價行為的策略意義。

市場的需求曲線是D,單一邊緣廠商的供給曲線是該廠商的MC曲線,整體邊緣廠商的供給曲線是多家邊緣廠商的供給曲線相加的結果即S(p),S(p)的特征是當價格在P*以上時供給Q大于0,當價格低于P*時,邊緣廠商售價不能覆蓋短期可變成本,則選擇關掉機臺退出市場供給。

也因此,主導廠商面對的需求曲線是圖中藍色線,即一條彎折的需求曲線。在P*以上的價格區間,主導廠商會面對邊緣廠商的價格競爭,需求曲線有較大的彈性,當市場價格到達P*以下時,主導廠商面對的需求曲線等于整體市場的需求曲線。

當主導廠商的成本優勢沒有很明顯的時候,比如在圖中MC1的位置,價格P就是主導廠商利潤最大化的條件MC1(紅線)=MR(綠線)時的價格。

然而主導廠商經過兩年的擴產,特別是大量引進新機臺的情況下,邊際成本曲線(MC1)可能已經大幅下降移動到了MC2的位置。按照MC1(紅線)=MR(綠線)的利潤最大化條件來定價的話,合適的價格可能是P2。

當成本已經來到MC2,主導廠商還按照原有市場價格定價的話會出現什么情況呢,從圖中來看就是利潤率很高(1-MC2/P),但是利潤只是整個綠色陰影區。

如果按照P2來定價,就會發現新的利潤率(1-MC2/P2),相比之前降低了,但是實際的利潤則是整個藍色陰影區。顯然藍色區比綠色區更大,也就是說定價在P2時主導廠商的利潤反而比高價格定位的時候更多了。

增量的收入和利潤來自幾個方面,一部分是邊緣廠商退出所讓出的市場,另外一部分則是價格下降所刺激出來的增量需求??悸塹絃ED芯片已經有兩年沒有降價,某種程度上抑制了一部分需求,通過降價帶來需求量的明顯增加也不無可能。

只是價格需求彈性是否能有如上述模型中描述的這么大則是不一定的,如果需求價格彈性已經很小的話,降低價格不能刺激出新的需求增長,上述邏輯則有可能是不成立的。

盡管降價帶來的收入成長幅度存在不確定性,但是主導廠商的這次降價某種程度上仍然是帶有明顯的打壓邊緣廠商的意味的。特別是照明用的LED芯片,是目前邊緣廠商主要參與的市場,針對2835用芯片,三安一次性降價20%,實際上是把市場價格直接推到了大部分邊緣中小芯片廠商的可變成本線以下,迫使這部分廠商陷入虧損和退出的境地。

通過降價把價格調整到利潤最大化的位置,同時迫使邊緣廠商退出,并降低新進入廠商的收益預期,防患于未然,大概是本輪幾家芯片巨頭主動降價之策略行為的主要動機。

因此綜上分析,本輪LED降價是維持價格穩定的內外因素都發生改變的必然結果,也有主導廠商策略行為的使然。長期來看LED仍然是會回到價格下降的趨勢中,極端的價格暴跌和持續上漲都是特定的條件下才會發生的偶然現象。

只漲不跌不過是幻覺,一跌就對行業未來產生動搖又何嘗不是反應過度?(文/ LEDinside首席分析師王飛)

展開